三四线城市将是我国城市化的重头戏,下沉市场有望成为未来经济增长点。得“小镇青年”者得天下,互联网巨头纷纷转战下沉市场。伊对捷足先登,提前布局,“聊”动小镇青年,赢得数千万颗“芳心”,成为泛社交应用在交友恋爱领域的领跑者。

中小城市正成为城镇化的火车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逃离北上广”、“返乡创业”、“乐活”、”小镇青年“等等,成为媒体热词,中小城市代替一线大城市成为年轻人梦想的地方。

据《中国中小城市绿皮书》统计,我国中小城市总人口达11. 7 亿,占全国总人口的84.67%;行政区面积达 934 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的97.3%。

在过去的 40 年,我国城镇化突飞猛进, 2019 年中国城镇化率为60.60%,高于世界平均水平的54.8%。但在G20 国家中,我国还处于较落后的位置。美英德法日等发达国家,城镇化水平都在80%左右,日本甚至高达90%以上。据联合国预测,中国城市化率到 2030 年将达到70%, 2050 年达到80%。也就说,未来十年间,城镇新增 2 亿人口。

那么,这些人口将主要流向哪些城市呢?

近几年来,外出人口回流状况开始显现。数据显示, 2015 年是中国人口流动的拐点,全国流动人口规模从此前的持续上升转为缓慢下降。 2015 年全国流动人口比 2014 年下降了约 600 万人; 2016 年减少 171 万人, 2017 年减少 82 万人, 2018 年减少 378 万人, 2019 年减少 515 万人。北京和上海,人口连续几年呈现下降趋势,广东、浙江、江苏等省的净流入人口已呈下降态势。

《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8》1982- 2017 年全国流动人口规模(单位:百万人,%)

数据表明,大城市周边区域、三四线城市,甚至县城是吸纳了部分原来流向大城市的人口。

从 1978 年到 2018 年,我国县级以上城市的数量从 193 个增加到 672 个,增长2. 5 倍;而同期建制镇从 2176 个激增至 21297 个,增长了近 9 倍。

中小城市方兴未艾。由于可转移的农村人口多数分布在三四线城市下辖区域,人口跨省跨市流动减少的背景下,人口流动将以省内为主。省会城市承载力有限,三四线城市的本地城镇化将是未来城镇化主动力。因此,专家认为,我国未来城镇化将主要由三四线城市拉动。

三四线城市,也是国家人口政策红利的主要受益者。首先是国家产业布局的调整,劳动密集型产业正在逐步由经济发达城市向中西部地区转移,三四线城市的就业发展机会越来越多。其次是户口政策的松动,人口超过不足 300 万的城市已经全面放开落户政策。同时,国家推出中西部就近城镇化战略,中部各省多县都有“全国重点镇”获批,一批“特色小镇”建设也获国家支持。

在中小城市崛起过程中,县城成为城镇化人口流动的一个方向。

自然资源部相关人士在某大会上透露,人口增长最活跃的是两端,一方面是特大城市和大城市,另一方面,新增城镇化的人口则是流向了县城。从 2000 年到 2014 年,县域单元城镇人口从1. 9 亿增长到3. 6 亿,新增城镇人口中56%都集中在县域。而这一趋势始于 2010 年以后,区域明显的地区为西部省份的人口回流。

而有些县城,如果从人口来看,已经达到中等城市水平,如排名全国前十的县级城市浙江义乌、广东普宁、湖南耒阳、新疆库尔勒、四川西昌、吉林延吉、山东新泰、浙江慈溪、江苏宜兴、山东诸城,人口基本都在 50 万人以上。

目前中国有 2000 多个县级行政单位,平均每个县 50 万人口,是中国下沉市场最重要的网络节点。而从发达国家来看,小城市是城市的主流。欧洲 200 万以上人口的城市才 10 个。比如德国的柏林、汉堡、慕尼黑,三城人口加起来也不到 700 万,比成都人口的一半略多一点。

中国人口的结构性变化,必然对中国经济带来深刻影响,势必将会产生重大商机。

下沉人群有望领跑消费市场

目前,我国下沉市场人口已超 11 亿,未来几年中将达到 13 亿。这其中蕴含更大的经济发展空间,存在进一步释放消费潜力。在这庞大的消费群体中,小镇青年有望成为消费主力军。

阿里妈妈营销研究中心发布的报告《下沉式增长——你不懂的小镇青年》,是这样定义“小镇青年”的:小镇青年指的是出生于上世纪 80 和 90 年代,目前工作生活在3- 6 线城市和村镇之中的年轻群体。

相关数据显示,小镇青年数量达到2. 27 亿人,是一二线城市青年的 3 倍以上。小镇青年的平均每月支出为 2150 元,与一二线城市青年的月支出差距并不大。《 2019 小镇青年报告》更显示,30%的小镇青年实现了有车有房和经济独立,甚至高于城市青年。

从QuestMobile2019 小镇青年消费洞察报告显示出下沉市场和小镇青年更多的特点。

与快节奏生活的都市青年相比,小镇青年是手机的重度依赖者,为移动互联网贡献更多时长。

小镇青年学生和企业普通职员占比约 6 成,收入普遍在 6000 元以下,月平均收入约 4000 元。

小镇青年生活成本相对较低,其线上消费能力不断增强,成为消费升级新势力。

报告同时显示,小镇青年典型购物特征是社交属性突出。

摩根士丹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刑自强表示,“小镇青年”会成为今后 10 年消费市场的主力军,预计到 2030 年三四线城市居民消费将达 45 万亿元人民币。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长江中游、成渝地区和京津冀等城市群的三四线卫星城市有望继续领跑消费市场。

小镇青年恋爱需求旺盛

谈恋爱是人生重要一环。据专家统计,中国有2. 2 亿的单身人口,未婚男性比未婚女性多三四千万。单身人群庞大、出生性别比例失调等特点,将为交友和婚恋、结婚带来诸多挑战。当然,对于交友和恋爱行业,也未尝不是一种机会。

《南方周末》发布的《中国小镇青年发展现状白皮书》显示,小镇青年中的单身人数占了四成,甚至还有14.2%的人没有过恋爱经验。

伴随着互联网成长的年轻一代,更善于用互联网的方式解决生活中的问题。白皮书显示,有半数以上的小镇青年用过“摇一摇”交友。其中,生活在小镇里的男同胞比城市里的男同胞更爱摇。令人出乎意料的是,小镇里的男硕士“最寂寞”,用过“摇一摇”比例最高。

没有人会漠视下沉市场的潜力,特别是互联网企业。阿里巴巴、京东、拼多多、快手等各大巨头纷纷开始转战中小城市市场。在泛社交领域,伊对的布局独占市场先机。

公开资料显示,伊对App于 2018 年上线。一年多来,默默深耕下沉市场,已经积累了数千万用户。数据显示,视频相亲活跃度很高,每月不低于 700 万场。最近消息称,因受疫情影响,伊对用户激增,俨然成为年轻一族的“相亲神器”。

与传统的婚恋网站不同,伊对平台上提供多种互动方式,除了视频相亲以外,还有多人交友,专属相亲,偶遇,也可以围观他人相亲。花样式相亲,让年轻的一代获得更多新鲜体验,让相亲变得更加轻松娱乐。

“线上红娘”是伊对的一大“发明”,直击下沉用户痛点。市场调研报告显示,不少小镇青年不善于表达。因此,伊对引入了“红娘”角色来帮助陌生人视频相亲。

伊对的“红娘”与传统婚恋网站的红娘不同,她们的身份是网友,而不是平台的员工,因此不会向用户收取高额的相亲费用。红娘的作用是引导和协调,在男女相亲过程中,适时暖场,引导话题,帮助陌生男女更快破冰,推动相亲过程顺利进行。

目前,已经有 3 万多用户成为线上红娘,而且这个数字还在增加。另据媒体报道,线上红娘成为疫情之下就业的“香饽饽”。

伊对的模式吸引同业者的跟进,目前,视频相亲纷纷转向三四线城市,将小镇青年看作蓝海。下沉市场的初级阶段成就了拼多多等早期玩家,但下沉市场也完成了自我进阶。业内人士表示,互联网一杆子打破一二线与三线以下城市群体信息屏障,能够真正把握和解决小镇青年消费需求,是未来各大电商在下沉市场站稳脚跟的必修课。下沉市场的风口已经站满了人,一场电商激战已经拉开大幕。